一三六章 大结局
作者:江户川荻花 更新:2019-09-26

启禀皇上,其实整个事件的始末是这样的,华天贵先因为家族关系杀了华天雄,又因为和赵大人的私人恩怨杀了赵大人,后又打晕狱卒逃跑,实在是罪该万死啊。():。”高俅理直气壮的说道。

“太后娘娘,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皇上,皇上他……”一个老太监冲进了太后的寝宫,慌忙的喊道。“皇帝怎么了啊?”太后问道。“皇上他……”那个老太监说到。

“高俅,华天贵一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你比我们都清楚吧?”皇上盯着高俅说道。“启禀皇上,其实整个事件的始末是这样的,华天贵先因为家族关系杀了华天雄,又因为和赵大人的私人恩怨杀了赵大人,后又打晕狱卒逃跑,实在是罪该万死啊。”高俅理直气壮的说道。“来人,将其拿下。”高俅说道。“慢着,高太尉,到底朕是皇上,还是你是皇上啊,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啊。华天贵,你有何话说?”皇上问道。“启禀皇上,草民是被冤枉的,草民有人证。”华天贵说着就拍了拍手,从人群中出来了三个人,一个是李毅,一个是华天礼,一个是郑管家。“启禀皇上,这三个人,一个是我的管家李毅,一个是我的弟弟华天礼,这还有一个嘛,是桃花岛的管家郑无情。高大人,我弟弟您应该还熟悉吧?”华天贵笑着问道。“他他他……”高俅吓得说不出话来了。“您是不是想说,他不是死了吗?怎么现在又活过来了?其实很简单,他根本就没有死,是我整个计划的一部分。皇上,令弟是因为被郑管家在喉咙封了一口气,所以才装死的,为的就是今天来帮自己报仇。”华天贵说道。“启禀皇上,草民乃桃花岛管家郑无情,擅长医术,所以才出此下策,望皇上恕罪。”郑管家说道。“嗯,这位管家又是谁啊?”皇上问道。“这位就是府上的李管家,当日高太尉的走狗洛玉生也就是通过李管家在我大哥的房间中点上了**香,然后杀了我大哥,嫁祸给我,后来又如法炮制,杀了赵大人,而洛玉生供出幕后主使就是高太尉,所以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也就是真凶不是别人,正是眼前这个衣冠禽兽,高俅高大人。”华天贵说道。“皇上,这个混蛋血口喷人的贱民,让老夫把他拉出去砍了。”高俅恨恨的说道。“住手,朕还没说话呢,你急个什么,我问你,你有什么解释啊?”皇上说道。“这,这,这全是洛玉生一个人干的好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一概不知,皇上可有证据说这件事情是老夫所为?”高俅这个老狐狸狡猾的很。

“洛玉生在临死前说过是你指使的,太尉您怎么解释?”华天贵问道。()“哼,华捕头,你也太幼稚了吧,死人的话你也信啊,况且没人能证明他说过这个话啊,华捕头,这个叫做死证,是吧,皇上。”高俅得意地说道。“不是,我听到了,难不成太尉你是怀疑朕的听力吗?”皇上说道。“奴才不敢,只不过这个洛玉生实在是个混蛋,临死的时候还要将无辜的老夫拖下水,活该不得好死啊。皇上,这洛玉生在江湖上的名声一直不太好,他的话不足为信啊皇上,望皇上明察。”高俅装作紧张地说道。其实他心里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是死无对证了,皇帝绝对不敢把他怎么样,因为皇帝做事都是一个理字,理大就是天,但是现在皇帝明显底气不足,自己应该不会有问题。皇帝的脸上露出了难看的表情,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这自己理亏,也不好多说什么,心里狠狠的骂着你个老乌龟王八蛋。“好吧,这件事情暂且不提,太尉,你先看看这个是什么?”皇上拿出一刀信纸,是高俅和牛彪的来信。里面记录着高俅密谋造反的事实,这下总应该是白纸黑字,高俅无法抵赖了吧。高俅颤抖着手拿了起来,“皇上,这个是什么?奴才眼神不太好使。”高俅装糊涂说道。“哈哈,太尉,眼神不太好以后就不劳烦太尉帮我批阅奏折了,这不是别的,正是太尉密谋造反的信件。”皇上得意地说道。“哎呀,奴才不敢,这,这不是奴才写的,这绝对不是奴才写的。望皇上明察。”高俅害怕的说道。“哈哈,太尉,这笔迹是不会骗人的,是不是你写的,一验便知。”皇上微微一笑,开心的说道。“启禀皇上,奴才这两天不小心割破了手指,不能动手啊,奴才该死,奴才该死。”高俅十分狡猾,前面在磕头,后面就把自己的手割伤了。事到如今,太后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只要拖他个半天,太后肯定会听说此事,到时候,自己肯定会没事的。“你……”皇上被气的没话说了,连忙向华天贵投来了求助的眼神。

“干爹,您还记得我吗?”当大家都无话可说,高球暗暗得意的时候,孟婆说话了。“小孟啊,你怎么才回来,爹都担心死了,还不快给皇上请安。”高俅心道一声不妙,把她忘了。“爹,女儿有一桩事情要问问你,请问干爹,女儿到底是不是孤儿?”孟婆问道。“是是是,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当年你父母不要你,抛弃了你,我看你可怜,所以把你带回来放到府中抚养的。”高俅只能死咬到底。“难道不是您派人从我父亲那边吧我抢过来的吗?”孟婆试探着问道。“不是啊,你怎么会这么想?都说你是孤儿了。”高俅说道,高俅心里越来越没底了,看来这小妮子已经知道真相了。“干爹,您说的可是实话,女儿可能有话要和皇上说了。”孟婆的意思很明显,自己的身世自己已经知道了,如果高俅继续蒙骗,就会出面作证,说明高俅这些年来所犯的罪。“女儿啊,你别胡思乱想,听爹的,你就是个孤儿,是爹把你养大的啊,别听别人胡说。”高俅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既然这样,您就别怪女儿不客气了。启禀皇上,我能作证,从华天雄,到赵大人,再到华天礼……额……”孟婆回过头,看着后面的人,那个人把刀子插进了她的后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高俅。孟婆的脸上露出一副不相信的眼神,“干,干爹,您,您这是干嘛……皇上,这些人都是都是太尉太尉杀……杀……杀的,唔……唔。妹妹,对不起了,我不能和你一起去见爹爹了,我和爹爹一定会在下,下面保护好你和天贵的。”孟婆话说完,就此闭上了眼睛。此刻,在远处的白月光忽然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不是天贵,就是姐姐,他们中有一个人,一个人死了。白月光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姐姐,你怎么样,郑管家,快来看看她怎么样,还有没有得救,快啊。”华天贵大声喊道。“华兄弟,不好意思了,这断气了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无力回天了。”郑管家把了把脉可惜的说道。“高俅,你什么居心,竟敢,竟敢当着朕的面杀害证人,来啊,将其拿下再说。”皇上暴跳如雷,愤怒的说道。“哈哈,反正横也是死,竖也是死,还不如拉上一个垫背的呢。哈哈。”高俅说道。“来人,拉下去,给我砍了。”皇帝厌恶的说道。“太后驾到……”远处一个老太监喊道。

“儿黄恭请母后圣安。”皇上连忙跪下说道。“草民恭请太后金安。”华天贵等人都跪了下来。“起来吧。皇帝,你说你糊涂了吧,怎么能跟这些平头百姓在一起跟太尉胡闹呢?来啊,把太尉放了。”太后说道,一脸的不高兴。“母后且慢,高俅身犯重最,不死不足以服百姓啊。”皇上说道。“哦,是吗?他犯了什么罪啊,你说来听听。”太后问道。“第一宗罪,欺压百姓,残害朝廷命官。高俅设计杀了华天雄和赵应龙大人,第二宗罪,栽赃嫁祸。高俅不仅杀了华天雄和赵应龙,更加将罪名嫁祸给大宋第一聪明人华天贵,将其逼入绝境。第三宗罪,残害平民,高俅在朕的面前杀了重要的证人。第四宗罪……”皇上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太后打断了,“好了好了,太尉劳苦功高,一时疏忽是难免的,再说皇上登基时要不是太尉竭力坚持,你也不能当上皇上。你说是不是啊。我看,这件事情,要不就这么算了吧。哎呦,哀家的头疼病又犯了。张公公,摆驾回宫。”太后说道。“是,太后,起驾。”老太监说道。“等等,母后,听儿臣说。”皇上还想继续解释。“够了,皇帝,做皇帝就要有做皇帝的样子,你看看你,跟这些一个个的混在一起成何体统,难不成你想造反不成,今天你要是想杀高太尉,就先把老太婆我杀了把。赵家的列祖列宗,媳妇不孝,没有教导好儿子,来啊,我要废帝。”太后说道。“万万不可啊,太后娘娘,这皇上根基已稳,这个时候废帝,实在是丢皇族的脸啊。”高俅说道。皇帝看太后都把废帝搬出来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嗯,皇儿,你瞧瞧高大人,这么为我们大宋着想,你却要杀了他,你说你是不是糊涂了啊?”太后说道。“是,谢母后教诲,儿臣一定谨记,恭送母后。”皇上恭敬地说道。

太后走后,“高俅,你个老乌龟,你给朕等着。”皇上指着高球的鼻子说道。“谢皇上不杀之恩,微臣一定恭候大驾。”高俅得意地说道。“走,哼。”皇上大袖一甩,走了……

公元1008年,虽然这次事件并没有成功的把高俅扳倒,但是皇上从此就不再信任高俅,渐渐的把高俅的权利都削了。靖康元年,金兵入侵,史称“靖康之耻”。后宋徽宗仓皇出逃,由于徽宗和钦宗之间的斗争,高俅仓皇逃窜,一直到了公元1026年,才凄惨死去。

华天贵等人回府后……

“孟娇,我回来了,孟娇。”华天礼迫不及待的找到了孟娇,王鑫也和小甜如胶似漆,虽然没有把高俅给扳倒,但是至少大家都团聚了,华天贵料想高球不会放过他们,赶紧离开才是上上之策。经商议,大家决定离开北平,一起去白月光的老家山西悦城,正好武大人的家乡也是在那里,吴大人决定告老还乡,另外,上官文锦无罪释放,官复原职,但是上官文锦不愿意在扯入朝廷的纷争中,决定和华天贵等人一起回山西老家。多年之后,在山西的华家票号盛极一时,一度成为了山西最大的票号。靖康之耻对华天贵等人的影响较小,在后来的南宋,一直流传着华天贵智斗高俅的佳话……

公元1010年,山西悦城,华家钱庄人烟鼎盛,原来今天是小甜王鑫,华天礼和孟娇的大喜之日,大家贺词不断。其乐融融。“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就差最后一句了,“不好了,华老爷,王员外家的小妾昨个晚上被人杀了。”福贵跑进来说道。“怎么把啊?”王鑫问道。“没事,你们拜堂,我看看去……”华天贵大袖一甩,走出了华府,向王府走去。

据说这一时间的山西悦城因为有王神捕和华神捕所以治安十分的好,故事到这里就要跟大家说再见了,下次一定会在见面的,不过,下次见面就不是华天贵的故事了,下次就是小雄长大后的故事了。另,我的新小说《诡异校园》将会在空间281958451江户川荻花上连载,欢迎各位读者加我并提出宝贵的意见。谢谢,再见。

天贵说案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