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天仙王(12)
作者:衣落成火 更新:2019-09-26

大家都知道,当一个人的三观被摧毁之后必然需要一定时间的重建过程,而一般人在重建的过程中,发呆就会成为其表现形式了。

殷九恨也不例外。

他发呆了,简直是呆滞。

——这并不是歧视也不是愤怒更不是恐慌,如果真的要用什么来形容一下他现在的感受的话,那么,大概就是……

一个炸雷砸在了脑袋上吧。

头毛都要竖起来了啊啊啊!

殷九恨能感觉到,哪怕是他自己中二时期翘家并且误入魔道,都没这么震撼过。

男男!

那个冰雕一样的天逍上人!

还有那个半人半蛇的妖怪!

从性别到种族,尼玛都不对啊!

肿么会是这样……

卧槽原来是这样啊!

凌风在一旁看到这被雷劈了似的殷大哥赶脚到浓浓的担忧。

会不会会不会会不会被师叔嗯哼哼啊!!

殷大哥酷爱回神啊!

一个忍不住,凌风就悄悄地,伸手拉了拉殷九恨的袖子。

殷九恨一个激灵,反手抓住了凌风的手。

——紧张的!

凌风也一个激灵。

——也是紧张的!

顾白是完全没想到死变态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就是当着小辈出柜那强烈的羞耻感!

但!

仔细想想死变态的尿性又觉得不是辣么奇怪啊!

可是现在要肿么办呢?出柜了以后柜子没了要肿么办啊!

想了想后,顾白纠结地侧头,看向亓官锐。

亓官锐温柔地笑了笑,一伸手,挥了下。

刹那间,殷九恨也好凌风也罢,就感觉到一股大力从前方直冲而来,将他们全都裹在这霸道的力量中,被送到了……大殿外。

简而言之,被赶出去啦!

回过神之后前面的殿门都关上了有木有!

殷九恨反应过来,感觉自己很失礼。

天啦他只是太震惊!完全木有其他的意思啊!会不会因此得罪天逍上人那对道侣然后他们给他的小风兄弟穿小鞋啊??

凌风则是松了口气。

幸甚。

尼玛运气真好。

殷大哥的表现没让师叔太生气,不然的话可不是这个表现了。

被赶出来什么的……

他最开始的时候只要敢跟师尊接近一天得被甩出去七八次呢,这一次还没用大力让他连滚带爬脸着地,有什么要紧?

不过凌风很快发现殷九恨心里过意不去了。

他想了想,还是跟这位殷大哥解释了一下他们之间的相处问题。

殷九恨:“……原来如此。”

完全想不到相处方式居然是这样的!

小风兄弟真是……太可怜了。

得对他再好点儿才行。

之后,因为大殿对他们关闭,凌风也没有把殷九恨送下山,反而干脆给他安排了个客房。

然后,俩人就在这天逍山顶,开始了他们同居——啊不对,是形影不离的生活。

·

“哎,殷大哥,这一招我好像使出来不太对……”

“小风兄弟且看,若是如此……”

“似乎仍有不解……”

“不如切磋一番,再来领悟。”

“哎,殷大哥,这一招我好像使出来不太对……”

“小风兄弟,此为……”

“是这样么?”

“小风兄弟放心,我陪你切磋,直至你领悟为止。”

“哎殷大哥,这一招我使出来不对啊!”

“小风别担心,你看……”

“哎殷大哥,这一招你快教我!”

“好好好,小风来,我握着你的手……”

天逍山上的风气越来越不对了。

每天都有一黑一白两道影子在山顶穿梭纵横,从彼此有相隔一定距离到中间亲密无间再到后来黏黏糊糊,尼玛一天比一天接近啊。

似乎那山顶缭绕的白云,都给染成了粉红色。

顾白默默地叹了口气。

从兄友弟恭知己良朋到后来小言风,这特么到底是进化了还是退化了啊摔!

好好的剑术尼玛达成了郎情妾意剑,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好吗!互相切磋就好了啊!一个说自己不会另一个好像很会似的手把手地教,这是闹哪样嘛!

顾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郁卒地发现,也许他的小儿纸已经没法抢救了……如果这都不是基,那这个世界上就没基佬了好吗!

就连他跟死变态俩,都没这么玩过啊!

亓官锐倒是心情极佳。

他柔声在顾白的耳边说道:“儿子长大了,自然就有自己的生活,娶很多不那么喜爱的女子还是跟自己深海的男子在一起,哥哥难道不觉得后者更好么?”

顾白很纠结。

别以为劳纸不知道你这死变态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啊!

然而……

死变态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啊。

劳纸竟无言以对。

本来顾白想着也许这辈子他的小儿纸就可以跟女主在一起不用找那么多替代品给人生添上污点了呢?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女主特么的压根就不上线了!都被女主她舅给取代了!

真是不能好了。

顾白扶额。

好吧那么现在又多出一个问题了。

那两个年轻基佬到底开窍没有?没开窍的话还要这么瞎眼多少年?要是开窍了,谁嫁谁娶上,是不是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的,如果基佬已经注定不可避免,或许攻受上可以做出点争取。

反正美攻强受神马的,年下神马的……也不是不能有啊!

也很戳萌点的好吗!

亓官锐看出了顾白的想法,用下巴黏腻地蹭了蹭他的肩头,微微眯起了眼。

的确是个问题……

不过,那个凌风既然是哥哥的小儿子,又成了哥哥的弟子,那么自然也不能越过哥哥才行。不然的话,他可不开心。

至于是上还是下……呵。

殷九恨最近很忧郁。

作为一个魔剑修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忧郁又犹豫的时候了。

可是不忧郁不行啊!不犹豫也不行啊!

忧郁的是他发现在这里每天看到一对男男恩爱道侣结果对他的小风兄弟芳心……不,是真心暗许,虽然很幸运在试探表白的时候小风也答应了他的求爱并且已经跟他成为了未婚情人关系,可是!还没有得到家长的承认呢……

同时,这也是犹豫所在了。

要肿么跟天逍上人提亲呢……作为一个刚刚闭关出来一穷二白的贫困·魔剑修?

太惨。

如果他不想委屈小风的话,那肯定是不能就这样过去的啊。

说不定会被大嘴巴呼出来!

太特么忧郁了!

但,事情总是会有转机的。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殷九恨,他捡到了一个储物戒指。

而这戒指里,装着……龙阳十八式。

殷九恨脸红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身体有点燥热。

多年单身汉求快速结婚的妙招啊啊啊!

再然后,一张小纸条从储物戒指里掉了出来。

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要想富,打劫巨富。”

殷九恨秒懂。

于是他抱激昂的决心,在一种满怀希望的心态下,在第二天告别了凌风。

他说,他要去准备聘礼。

凌风:“……”

虽然很高兴没错,但是哥觉得,如果是哥来准备聘礼,那就更好了啊。

而此刻的殷九恨,已经走上了蒙面打劫的不归路。

近来天逍山出了一件大事。

听说天逍上人无数年来只收过一个并且还没出师的亲传弟子凌风,居然跟一个魔剑修成婚了!

日哟这样的事仙道不能忍啊!仙魔两道势不两立你们不造吗!不造也要造啊!怎么能装不造呢!

因为这个,那婚礼特别的热闹。

当然,找麻烦的人是居多的。

但是仙道的人万万没想到,这天逍山不仅有天逍上人,还特么的有一条妖皇啊!这一人一妖的气势不要更可怕哦!护短之心不要更强烈哦!

最后,还是在天璇仙宗一票上层担保魔剑修坚决不会干坏事并且保证其没有做过孽后,这件事才告一段落。

而这一场震翻了整个修真界的婚事,也才拉下了帷幕。

接下来的不少年里,凌风和他的道侣魔剑修殷九恨在修真界闯下了偌大的名声,基本上还真没有主动闹事过。而凡是被动的那种,他们的长辈天逍上人就会突然出现,把他们弄走,简直堪比召唤兽。

在这样不缺乏历练也还算安全的年月中,殷九恨的实力进步之快就不说了,他本来就比凌风高好几个境界,就是凌风,他的进步速度也真是前无古人,一下子就跳跳跳,最后都跟殷九恨齐平啦!

后来,天逍上人隐居幕后,这两个人则成为天逍山的主人,独当一面——

此刻,独当一面的两人,正在后山老老实实地站着。

在他们的前方,是两个俊美如谪仙的男子,他们的身上笼罩着浩渺的云雾,这正是他们将要飞升的时间!

凌风很不舍得:“师尊,师叔……”尽管他想说师叔就算了的。

殷九恨冷酷的面容上,也有动容。

顾白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一眼。

玛蛋这么多年了小儿砸也没能压过殷九恨,这么没用真想甩一颗孕子果让他生一打的娃啊!教训他!

不过,都在这个世界百来年了,他再不走,变态要忍不住了……

亓官锐用力搂紧了顾白,亲昵极了。

很快,很快。

他的筹谋果然没错,凌风比原着更早地走了大半剧情,有了足够的自保能力,这时候他再带走哥哥,哥哥无话可说。

亓官锐现在已经很明白。

之前破碎虚空之所以世界不可控,是因为顾白的灵魂不那么稳当,可是当他陪同他穿越好些世界后,磨合完了,自然就没有大碍了。

而且,他自己在无数次跟各个世界天道的对抗中,也获得了更为强大的能力。从此以后,再来穿梭,都不会再有半点限制。

就像在这个世界时,本来他也已经可以自由控制本体……

只是,亓官锐现在已经不想度蜜月了。

在这么漫长的蜜月期,虽然很多事情还挺有趣的,却也有好些个世界,他竟然连跟顾白亲亲密密,都没有时间。

尤其在这个世界,他的忍耐已经告罄!

——他的哥哥,怎么能将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

所以,回去。

以所谓的飞升为借口,回答他一手掌控的那个世界中。

顾白应允了。

亓官锐在忍耐着顾白跟那两人告别后,再也无法遏制,他抱紧顾白,纵身跃起!

刹那间,巨大的蟒蛇卷着那如同天人一般的白衣剑修,冲进了那浩瀚的星空之中——

凌风默默望天:“殷大哥,为什么我觉得,即使我以后飞升了,也再也见不到师尊……和师叔了呢?”

殷九恨把他抱在怀里,笨拙地安慰着他。

尽管,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最终,星空恢复平静。

那一人一蟒,终究是消失不见。

也许,这就是永别。

穿梭无数虚空,跨越无数世界。

顾白在这一次,是清醒的。

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他如今的本体——是的,那子车书白的壳子,已经在无数的磨合中,承认了他的进驻。

他看到穿梭之间,所越过的无数世界。

最后的最后,一个广阔的位面,呈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让他成就武尊的,无比熟悉的位面……

当顾白低头看时——

那华丽无比,又庄严无比的巨城,已经出现在眼前。

“恭迎城主归来!”

这是天都城。

也是……他和小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