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最新更新
作者:夕阳看鱼 更新:2019-09-26

J大论文答辩在六月初,算晚的了。**

其时,手机上的短信已经停了好几天了,如果非要算起来的话,已经是个负数了。

论文姚青早就会背了,答辩非常顺利。

只是在坐的老师和现场做记录的同学都有一种错觉,这个姚青同学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从头到尾,表情都很严肃啊。

这就算毕业了吧。

终于是毕业了吧。

他为什么不来?

要不要去找他。

姚青走在大太阳底下,走的不快也不慢,只是走得不太好。快到宿舍楼的时候,忽然听到楼上有人一声炸雷似地高喊:J大,我TM爱你!姚青吓了一跳,抬起眼,毫无预见地便见着了那个人。日里夜里也想着的人!穿着浅灰色的衬衫,单手插在西裤里,站在楼前的树荫底下,竟是如此得丰神俊朗。

心立刻战鼓一样擂起来,茫茫然站着,只是盯着那人看,想见的人出现了,姚青一时竟完全不知作何反应。

孟彦隋只得走到发呆的人面前。然后伸出手,揩了揩姚青的鼻头。

“干吗?”姚青傻傻地问。

“全是汗。”孟彦隋认真回答。

“谢谢。”姚青认真地道谢。

“热不热?”

姚青盯着孟彦隋,摇摇头,眨了眨眼,又赶紧点头,然后看见孟彦隋对着自己慢慢弯起了嘴角。这个人笑了。

“我们别站在这了。”孟彦隋提议。

“嗯。”姚青认真附和。

“走吧。”

“嗯。”

“答辩顺利吗?”

“顺利。”

“餐厅的情况怎么样?”

“你怎么知道的?”

“什么?你和唐叶东的事?自然是有人告诉我。”

“哦。我很多都不懂,现在都听师兄的。”

“没事,以后我教你。”

“孟彦隋?”

“嗯?”

“你很热啊?你背上都汗了。”

“等了你好一会儿了。”

“哦。”

“你换新车了?”

“换了有一年了。上车吧。”

孟彦隋帮姚青把车门关上,绕到另一边,坐进来,关上门,转过身,没有任何停滞,姚青坐着,还没有反应过来,孟彦隋的气息已经扑到脸上。姚青惊得下意识要伸手去挡,被捉住双手反剪到背后,紧贴在座椅上,孟彦隋温软的舌头已经撬开唇齿钻进嘴里,刮着牙齿,上腭,咬住姚青的舌头,从舌尖,一点一点,吞至舌根,所到之处皆是一阵狂扫。

姚青刚平复下来的心又触电一般,颤抖起来。这种被孟彦隋热烈气息包围的感觉让人眩晕。*.胸口怎么会有如此幸福的感觉,满溢地眼泪都想流出来。

好想他,好想这样一直在一起。

这不会又是梦吧,伸手去抱住的时候又是空的。

“唔……放……开……”姚青用力地挣了挣双手。

“怎么了?不可以吗?嗯?”孟彦隋粗喘的热气喷在脸上。

“我要你放开。”

孟彦隋重呼一口气,只得将人放开。

姚青抬了手,直接环上孟彦隋的脖子,一扭身子,抬腿跪到座椅上,居高临下地将孟彦隋压回驾驶座上,两条腿直接骑到孟彦隋身上来,靠着后面的方向盘,气息不稳地说:“以后接吻的时候不准钳着我。”

说罢低□子,直接印到孟彦隋唇上,来回啜吻碾压,伸出舌头去舔孟彦隋笑得裂开的嘴角。

“宝贝儿,咱们回去好不好?”

“别叫宝贝。肉麻,回哪儿?都不知道你现在住哪儿。”

“新布置的地方,很大,以后可以把老人家都接来一起住,还有专门给小朋友的房间。去看看吧。”

“你确定就是想去看看房子。”姚青现在骑坐在孟彦隋腿上,完全能感觉出对方身体的变化,红着脸问。

“太想你了。”孟彦隋贴着姚青的耳朵叹息。将怀里的人抱紧。

姚青之前的委屈这时候才慢慢冒出来,“为什么第303天的时候不给我发短信了?”害的自己胡思乱想,心里苦成一片。

“对不起,母亲病了,我去陪护,结果太累了,竟睡着了,醒了以后发现你已经给我发过来了。本来咱们发消息严格来说就是作弊了,既然你发过来了,我就更不能回你了。”

原来是这样。自己满心的委屈也仅仅只是需要他一句解释就能平复了,再无怨言。

姚青抚着孟彦隋的脸颊,是瘦了许多。

孟彦隋用嘴巴去吻姚青的手指,“对不起。”

“你要怎么赔我?”

“只要你说的。”

“真的?”

“当然。”

姚青说了一个赔法,当场把孟彦隋气乐了。

车子开进一座别墅小区,也没有看见房子是什么样的格局,什么样的装修。

至于孟彦隋是如何毫发无损地将车子开进车库的,大概也只有上帝知道了。

姚青被孟彦隋从进门就一路吻到房间,被脱光了直压倒到床上。

“……嗯……啊……”姚青忽然挺起腰长吟一声。

“这里舒服?嗯?”孟彦隋又并进一根手指,对着刚才的地方用力猛一顶。

“啊……”战栗的感觉再次从下面传上来,瞬间传遍全身,脑袋里也是晕的,身上已经软了,任孟彦隋为所欲为。

“宝贝儿。”孟彦隋弯□子,伸出舌头舔着姚青的耳眼,“要进来了,好不好?等不了了。”嘴上说着,手上完全不停,次次对准姚青敏感的那一点重重地顶进去。

“啊……啊……”上下两处敏感的地方被如此刺激,姚青哪里受得了,“嗯……”抓着孟彦隋的肩,忽然绷紧了身子,闷哼着SHE了。

“宝贝光用手指就SHE了。”孟彦隋吻着姚青红透了的脸颊,“好烫。舒服吗?”

“不许说。”姚青胸口剧烈起伏着,咬着唇,一手遮眼睛,一手胡乱去捂孟彦隋的嘴。被孟彦隋捉住,覆到自己的□上去,揉搓。哦!真的等不了了。孟彦隋抬起姚青的两条腿,在左脚的脚踝吻了一口,压到胸前,对准了一点一点C进去。

“嗯……”和手指比起来还是太大了,姚青疼得皱眉。

“疼?”孟彦隋不得不停下来,里面又紧又热,咝,这样被夹在半道上,舒服地怕是会坚持不了多久。

姚青微微睁开眼,望着悬在上方,一脸细汗被**折磨的男人,抬起手揽着孟彦隋的脖子,往下拉,“吻我。”

“是!”孟彦隋低□子,允吻姚青的唇舌,忽然用力堵住,身下一挺,尽根而入。

“嗯……”长吟被孟彦隋整个吞掉。

幸而润滑剂用了很多,前面扩张得也充分,,慢慢地一点点抽出来,急速地C回去,渐至大开大合。

“嗯……嗯……哎……”眼里的世界变成了晃动的,疼痛渐渐退去,酥麻的感觉从四肢百骸传出来,里面好热。

“叫出来,宝贝,我要听。”孟彦隋将耳朵贴在姚青嘴唇上,这种声音的刺激完全就是兴奋剂。双手从背后交叉攀住姚青的肩膀,将人顶住,下面忽然一阵快速CHOUCHA。

“啊……啊……轻……受不了……”好热!快感堆积地太快,越堆越高,眼看着就要漫出来。姚青挺起腰,脚趾都绷紧了,却突然被孟彦隋从根部一把握住。

“啊……放开。”姚青睁开湿漉漉的眼,“这样好难受。”

“宝贝儿,难受了后面才会舒服。”孟彦隋亲一口姚青的鬓穴,缓缓退出来。伸手一托,将姚青整个翻过来。

“不喜欢这个。”刚刚的**已经快速退下去,身后那儿又酸有疼,姚青扭得厉害。

孟彦隋将姚青的两手扣在一起,单手按在床上,拖起姚青的腰,对准了C进去。这样子可以C得更深。孟彦隋几个大力的深顶,姚青已经软得伏倒。沿着脊椎一点一点吻上去,舌尖在光滑的皮肤上打着圈儿。

“啊……别舔……”轻一点,孟彦隋轻一点,真的受不了了。

头发整个汗湿了,嗓子也哑掉了,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姚青很想SHE,可那里又一次被握住了。

“啊……”姚青挣出一只手,去掰孟彦隋的手,“哎……啊……”

孟彦隋咬着牙,握紧了姚青的腰,自己也已经到了极限了,狠狠的猛C了几下,释放了姚青的,两人几乎是同时SHE出来了。

累积的快感是灭顶的,姚青瞬间被击中了,几乎要昏过去。

被孟彦隋仔细地清洗了那儿,又抱回床上。姚青懒懒地伸着胳膊,抱着孟彦隋的腰。

“累了就睡一会。”

“想和你说话。”

“毕业以后怎么想的?”

“没怎么想,想赚钱来着,给我爸准备着。”

“你觉得你爸现在同意咱们了吗?”

“应该是默许了,我妈是同意了的。那次我发高烧,把他们吓着了。”

“你生日那天?那天晚上到十二点,你也没有给我发消息。”

“是。”

“怎么发的高烧?”

“在雪地里睡着了。”

“为什么?”

姚青将脸在孟彦隋胸口蹭了蹭,酸涩的感觉涌上来,“想你了呗。”

孟彦隋低下头,在姚青唇上爱怜地吻一口。

“再不会了。”

“醒了以后看到你发来的短信,当时就恼了,心里想着绝饶不了你。你说过要赔我的。”

孟彦隋又乐了,看着姚青还泛红的脸蛋,十分艰难地点了点头。

“那就下次吧,下次我要在上面。”

“好。”姚青在上面这个体位还真没有试过。

“你心里最想去的地方是哪儿?”

“为什么问这个?”

“先回答。”

“以前在画册上看到马尔代夫的海,很美,就很想去来着。”

“那咱们就去那儿吧。”

孟彦隋说着伸手从抽屉里掏出来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一对男戒,一大一小。都镶着蓝色的碎钻。

拿过姚青的左手,取出那个小一点的,戴在姚青的无名指上,递到唇边轻轻一吻,眼中流光溢彩:“宝贝儿,愿意和我一生一世吗?”

姚青被弄呆了,完全想不到裸着身体躺在一起的时候,孟彦隋会这样忽然拿出戒指来,就这样给他戴上,以吻封缄。

“嘘——”孟彦隋吻着姚青的脑袋,胸口一片潮湿,姚青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刷在皮肤上。

“给我也戴上。”

“嗯。”姚青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拿起戒指,套进了孟彦隋的左手,也轻轻地印上一吻,趴在孟彦隋心口上,往前探了探,吻在孟彦隋唇上,十指相扣。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就到这里完结了。下面的都会放在番外里。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些盗文啥的,速度挺快的,那啥,晚一点呗,晚个一两天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