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猎魔组织【2】
作者:涅小菜 更新:2019-09-26

那人影是谁?他必定是个血族,但是凭着血族的体质他又怎么会受伤,且那人影的身材和小叔极其相似,此时要说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小叔他们,我好似惊弓之鸟一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宁可杀错一千,也不愿放过一个,立马转身对莫言喊道,“小叔,我看到小叔了,就在那房顶上面。”

但是让我蛋碎一地的是,当我回头看去时,莫言已经把那帮伙计一个不剩的全部一一放倒了,说是满地找牙还是轻的,这些个伙计一个个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我看他们想找牙都要爬不起来了吧,而那些把我们堵的水泄不通的广大人民群众见莫言一个人放倒那么多人,很默契的没有一个人上前痛殴这个不法分子,完全没有了先前大义凛然同仇敌忾的气质,我暗骂虚伪,要是我们被放倒,我想这里每一个人都会上来踹我们几脚吧!

莫言揍的正起劲,此时他正拉着最后一个伙计的脖子猛敲他脑袋,看的我一阵哆嗦,我忙拉住他,要是照他这么敲下去,不死也要敲傻掉了,但是还不待我说上一句话,人群外竟是响起了警笛声,莫言一听也是一个哆嗦,一把扔掉手里的伙计,对着我就嚷道,“人民警察爱人民,他娘的,我们现在可不是人民了,还不跑路的干活!”|说完也不待我发表下意见,就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就向着人群挤去。

说来也奇怪,这些个人民群众一开始看我的眼神,分明是想生吞了我,此时却是一个个纷纷让开,我心里暗骂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果然人就是犯贱,不来硬的他们永远不知道马王爷有三条腿,于是我也不再顾及什么,装出一副凶狠样,大有你挡爷去路,爷就踹死你的意思。

当我们顺利冲出人群,我就急不可耐的对莫言说楼顶上的人影可能是小叔,我也就这么一说,莫言却是一声惊呼,“啥,二爷?不可能。”

听这莫言的语气,好似在杭州见到小叔,比见到奥巴马还不可思议,莫非他知道小叔根本不可能在这里出现?但是我追问,他却含糊其辞说猜的。但是这血族毕竟不是大白菜,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我们之外的血族,不管怎样我都要去看看那人是谁。

向来都是莫言发号施令,但是只要我说了,一般他都会采纳,于是我指着对面将近十层楼的房子说,“那人影刚才就在那房顶上,现在可能还在!只是那么高,你行不行啊?”

“男人不能说不行,跟好了!”,莫言头也不回的说道,说完他就冲着那房子跑去,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尸香,我想不用我带路,莫言也知道怎么走。

果然莫言在众多楼盘之中找到了我指的房子,只是此时已是几近午夜,这商务楼早已关门,而闻这尸香我敢肯定,那人影还在这房顶上面。

我们双双停在了这商务楼门口抬头仰望着楼顶,看这高度爬上去貌似是比较艰难了,于是我对着莫言嚷道,“莫大侠,您说我们是砸门进去呢,还是砸窗进去?此时我看那保安必定是在做春.梦之中。”

莫言却是不屑的撇了我一眼,顾做高深的说道,“嵇兄,这违法犯纪的勾当我们还是少做为妙,跟我来!”

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出来,这厮都要去劫持押款车了,此时还在这里装良好小市民,搞的好像我是恐怖分子一样,且这厮的主意我还真有点害怕来着,我心里暗骂这厮不会拿雷管来炸这房子吧,我心里仔细一琢磨,他娘的还真有这种可能。

但是我此时也是完全没有办法,这莫言的主意馊是馊了点,毕竟还是可行的,于是我跟着莫言拐到了这商务楼的背后,这楼背后是一条只有两米见宽的小巷,莫言指着我的鼻子就哈哈一笑道,“小样,爷这就露一手,省的老说我不行,小爷告诉你,男人从来就没有不行的时候,只是你愿意不愿意干而已,看好了。”

说完,还不待我问个明由,莫言伸出双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正被晃的头晕,想一巴掌拍走这可恶的爪子之时,莫言的手指甲竟是好似弹簧匕首一般,指甲瞬间就长长了十公分,这一手还真把我吓了一跳,这厮变成血族莫言就不怕吓到路过的小妹妹?但是让我纳闷的是,当我抬头看莫言的脸时,他的脸竟是毫无变化,“这血族变异莫非还能局部化!”我想都不想的就说道,这感情好啊!这要是我也行,那我以后出门就不怕身无利器防身,没安全感了,我心里可清楚的很,这指甲比你精金匕首锋利多了。

莫言听我惊呼,嘿嘿一笑也没说什么,喊了一声,“看好了。”他就一个纵身朝着墙壁上跳了上去,这次我算是真的开眼了,这厮以前这么一跳顶多跳个四五米,此时他却一跃之间就双手抓在了三楼的阳台上,接着跟让我傻眼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莫言在相隔两米的墙壁之间双脚来回一蹬,才几个起落已是快要到达楼顶了,但是终于人有力穷时,在快要到达楼顶时莫言还是力竭,他就用指甲直接插进了钢筋混凝土之中,整个人就挂在了八楼上面,低头嘿嘿一笑就嚷道,“你丫的愣着干嘛,还不上来!”

我一听差点一口血液没憋住,他娘的,他以为人人都像他这般妖孽?哪怕我行,但是小爷还有点轻微恐高症啊。莫言见我脸憋的通红,才停止了打趣,说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我想想也是,人总是有第一次的,何况此时没有外人,我试着用控制自己的指甲让双手的指甲长出来,但是让我蛋疼的是,我的随着指甲的长长,我的虎牙也已经顶在了下巴之上,看的莫言一阵大笑,在上面嚷道,“这局部变异,就好像左手画圆右手画方块一样,是需要天赋和练习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但是我也不能在莫言面前露了短,心想就是爬窗砸墙也要自己上去啊,我正想跃上二楼阳台,暮然发现这小巷的尽头,有个人影,本来我也发现不了,但是那人双手举着,手上提着把扫帚一样的东西,有点点金属的光泽反射进我的双眼,这人必定是发现了我们,但是他见到莫言这般,就不惊讶吗。

我正纳闷间,忽然从那人影方向发出了,‘瘪’、的一声,我一听就心知坏了,这分明是防声阻击枪的声音啊,难道刚才的尸香只是诱惑我们过来,但是我也来不急细想,那人影的枪口分明指的是莫言,就在枪声响起的同时,我就对着莫言狂喊道,“快躲!”

但是神经反射又怎么会比子弹的速度还快,莫言虽也是听到子弹的声音也是做出了条件反射的一侧身,但是终归子弹的速度还不是我们能企及的,那能清晰的看到,在半空中的弹头从莫言的左肩膀上对穿而过。好在莫言侧了下身,那子弹才没有从他心脏之中对穿。

莫言远比我想象的硬汉,只见莫言中枪以后,就是双手一松,整个人从八楼上面帅楼了下来,那血液好似细雨一般也跟随着他的身体落了下来,我此时虽然很想上前将那开枪之人千刀万剐,但是也不能让莫言这么摔在水泥地上,鬼知道这么一摔会不会永远离我而去,我已是做好了打算,哪怕那人影再次朝我开枪,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此时只知道不能让莫言这么摔在地上,我必须接住他。

但是莫言虽在半空中,但是却肯本没有晕迷过去,他艰难的在半空再次侧了下身,面朝我,就吼道,“别管我,这子弹是银质的,我摔不死,快朵一下!”

但是我此时已是混乱了,哪会去听莫言的,我才不管那子弹是金的还是银的,伤到我兄弟,那我哪怕得罪全世界,也要让他生不如死,我此时也是发了恨,抬头看着莫言坠落,我在地面上等着,而我的眼角还能看到,那人影的枪口已经指向了我,我甚至还能看到那人影嘴角的冷笑。

在莫言的熏陶下,我已是没有了什么两难抉择,我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接住莫言,而不是直接扑下那人影,但是这样做我虽然知道我也会中枪,但是我不后悔,莫言为我挡的刀剑我自己心里都记着,此时就让我也护航你一次吧。

我正绝望间,忽然从楼顶也探出了一个脑袋,在那脑袋边上也是伸出了一把手枪,还是指着那开枪的人影,难道那人影真是小叔,我想都不想就对着那人影吼道,“小叔别管我,开枪!”

但是那人影明显发现了楼顶上的枪口指着他,一个转身竟是毫无拖泥带水的消失在了我们视线之中。

这时我也是顺利接住了莫言,莫言的肩膀被打了一个喇叭状的口子,哪怕我嗜血,但是看了也不免心里发寒。

但是当我抬头去看那楼顶上的人时,却是让我纳闷了,那朝我们开枪的人,早就跑了,他怎么还拿枪指着那个方向,我极目努力看去,让我无语的是,我刚看清楚,那人根本不是小叔,我根本不认识,只见那人双眼划拉,两眼一番竟是晕了过去,莫不是那也中了银质的枪伤,看这尸香浓重,不会是流血过多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