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28
作者:烙胤 更新:2019-09-26

  


  他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说出这些话,她说的对,这辈子他顶天立地,但唯一亏欠的,只有这个女人……?
  夜狂想说抱歉,但被女人阻止了,最后,夜狂还是成功离开了兽族,越过层层阻碍,在族人不满与不解中离开,他不后悔,他也不需要别人的理解。?
  他走时,很安静,没有什么欢送的场面,就连他的儿子,也没有出现,不过他不在意,兽族外面,有个男人,正等着他。?
  就像当初送非离回来时那样,那男人靠在树上,百无聊赖的叼着草根,夜狂走到他身边,淡淡的说了句,走了。?
  然后傲雷勾着他的肩膀,随便挑了个方向前进,他们没有目标,但有彼此在身边,到哪里,哪儿就是目的地。?
  傲雷问他,如果,我这辈子都想不起你,怎么办。?
  夜狂很平静的回答,没关系,我会一直等,陪着你慢慢想起来。?
  傲雷笑了。?
  他们的寻找记忆之旅,开始了。?
  他们说好了,有一天,傲雷找到了记忆,他们会再回到兽族。?
  在此之前,傲雷的事情,没人知道。?
  楚河没办法和那两匹狼讲他们父亲的事情,这个结果,虽然夜狂得不到他们的理解,但是,这对他来说,已是最好的了。?
  他祝福他,同时也希望,那个男人的愿望,如愿以偿。?
  有一次,楚河也暗示过他们,他说的很含糊,至于他们听的懂,听不懂,他就不知道了。?
  兽族一生只有一个伴侣,也许当初错过了,但是,这是命定,无法改变。?
  只是,夜狂的伴侣决定是傲雷,可他不知道,他却是那个女人决定厮守一生的伴侣。?
  ————————————————————————————————————?
  于是他们的番外结束了,长长的出了口气,我觉得,这是最适合他们的结局。?
  也许,没人理解他们,但是,能在一起就够了。?
  长叹……?
  再然后,明天还会有最后一章,本文就彻底完结了。?
  撒花!?
  最后的最后?现世报?
  小剧场一?
  虽说是为了唐宋好,但楚河还是算计了他。?
  那些成堆的套子,够唐宋困窘和羞愧一段时间了,每每想起唐宋和龙王使用套子的时候,楚河都忍不住没心没肺的笑上一阵,特别是在做的时候,他是很欢脱,可有几次差点把千冽弄的缩下去……?
  谁在做的时候身下的人突然咯咯咯的笑出来,他不阳-痿也得吓早-泄了,不过幸亏千冽的抵抗力好,他只是被楚河吓蒙圈了。?
  幸灾乐祸的日子固然舒坦,可没过多久,楚河就尝到了自食恶果的滋味……?
  那一天,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今晚是青凛陪着他。?
  洗好了,就睡觉,当然,不会是纯睡觉,这样的生活楚河已经习惯了,自从接受了秦箫阳的力量后,他的体力也好很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但后来每天应付那两匹狼对楚河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了。?
  不过今天开始前,他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唐宋,楚河习惯性的笑了起来,青凛这时却想起了什么事情。?
  他开始在他的空间戒指里翻。?
  楚河看他翻的认真,也就凑了过去,可当青凛把空间戒指里的东西拿出来后,楚河的脸瞬间惨白惨白的……?
  各式按-摩-棒一字排开,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道具。?
  楚河的嘴角抽搐了。?
  青凛认真的摆弄着那些东西,他时不时拿起一个看看,他的举动让楚河浑身发冷。他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坏菜了……?
  “你……从哪弄来的……”楚河尽量远离青凛,他斜着眼睛,双手护着胸口问他。?
  “在你给唐宋买东西的店里。”青凛诚实作答,他随手拿起一个递到楚河面前,“试试这个好不好,那个人和我说,这个很舒服。”?
  舒服……?
  舒服你妹啊!?
  楚河很想把这东西塞进那个说舒服的人嘴里,青凛什么时候买的他根本不知道,他太后悔了,只防着千冽,其实看似纯良的青凛才更加恐怖……?
  “青凛……那个东西吧……是要用电池的,你看,咱们这没有电池……所以……”楚河指着那东西讪笑道,如果可以他多希望一个黑暗毁灭把它们都毁了。?
  “嗯?电池……”青凛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半晌,他冷冷清清的告诉楚河,“那个人说了,我的这些东西,什么都不用,直接就可以用的,我没买你说的,要用电池的。”?
  楚河的世界毁了。?
  “来……今天先试试这些,下次再试别的……”?
  这些……?
  别的……?
  看着床-上那堆东西,他一次试完会死的……?
  还有别的……?
  青凛那混蛋到底买了些什么东西!?
  后来,锄禾同学内牛满面的被青凛同学用各种道具试了遍,青凛看着他痛并快乐着的脸,心说虽然看到了楚河不同的样子,但是,他还是不太喜欢除了他和千冽的东西进到楚河里面……?
  这次算了,这些东西他不要了。?
  所以说,狼的占-有欲神马的很可怕。?
  不过呢,按-摩棒是省略了,但是青凛还买了一大堆调-教用具,锄禾同学的前途堪忧……?
  还有,他到现在也不知道,青凛那些使用方法,都是从他家的G-片里学到的……?
  自此以后,楚河身上经常会多出一些奇怪的印子,比如说,捆绑的缚痕……?
  丰富多彩的夜晚又添了乐趣,特别是偶尔三个人的‘聚餐’,每每这时,锄禾同学才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最后的最后?东非事件?
  小剧场二?
  N年之后。?
  青豆豆的房间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人粗暴的踹开,女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书,头也没抬,似乎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在那人把门用同样粗暴的力度关上后,才凉凉开口,“东方又来了?”?
  非离左顾右盼,寻找着可以藏身的地方,他没理青豆豆,转而爬进了自家妹妹正用的桌子下,那桌布很大,躲在里面应该没问题。?
  “不要告诉他我在这里!”桌子下,闷闷的警告着。?
  青豆豆继续看他的书,对于非离的事情她懒的管,不过她觉得,非离完全没必要每次都这么狼狈的躲着,“当初,是你答应人家要生孩子的,我听东方说,还是你主动提出的,爸爸说过,做人要言而有信。”?
  “我不是人!我是狼!哎呦——”桌子剧烈的晃了下,木板发出咣当一声,与之而来的是非离的惨叫,也许青豆豆的话触及了他的软肋,他的情绪变得相当激动,可他忘记了他正在桌子下面,紧接着,非离的声音就小了很多,“他要生孩子,找你不就结了,干什么非抓着我不放……”?
  青豆豆合上书,优雅的扶正了被非离撞歪的饰品,“因为当初答应他的,不是我。”?
  桌子下面传来了一连串的咒骂声,非离骂的相当难听,简直不堪入耳,青豆豆也没理他,任由他骂个够,他这个没用的哥哥,也就能用这种方式反抗东方了。?
  ……?
  东方面无表情的走在兽族的回廊中,两个少年迎面而来,他们张着同样的脸孔,只是那发色一黑一银。?
  双方见面,谁也没说话,只是互相点了下头,那银发少年撇着嘴,耸肩的同时竖着拇指指了个方向。?
  “谢了。”东方淡淡道谢,即便银不帮忙,他也知道非离躲在哪里。?
  “东方,加油!”对着东方高傲的背影,暗没心没肺的笑着,他愉快的招着手,似乎已经听到了自家哥哥的惨叫声。?
  东方背对着他们摆了摆手,他胜券在握,看着这样的东方,银也咧开了嘴,“暗,你说这次,非离能坚持多久?”?
  黑发少年伸出了三根指头,然后两人互望一眼,完全没有那被算计的人是自家哥哥的觉悟,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东方推开门,青豆豆正准备换一本书,在之前非离警告过她,不许出卖自己,即便他不警告,青豆豆也不会浪费那精力,非离那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东方。?
  “我来带他走。”东方对青豆豆点了下头。?
  “请便。”青豆豆拿着书换了个位置,她不希望被他们的战斗波及。?
  东方也不客气,他径自走到桌前,他连嫌弃桌布的心情都没有,他直接把桌子提了起来。?
  桌子下面,非离正龟缩的双手抱膝的坐着,头顶的黑暗被光明取代的瞬间,他看到了东方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
  他的心,咯噔一下。?
  然后,他腾空了。?
  “该死的东方!你不要抱我!”?
  后者不为所动。?
  “混蛋王-八蛋!我自己有脚,我自己会走!”?
  后者依旧不为所动。?
  “该死的,你滚回龙族去!不要没事就往兽族跑!兽族不欢迎你!”?
  东方站住了。?
  “我是要滚回去,但是,我决定带着你一起滚回去。”?
  非离僵硬了。?
  “我已经打好了招呼,无论是我的父亲,还是你的。”?
  非离傻眼了。?
  “龙族很欢迎你,而且楚河希望我提他转达一下,兽族欢送你,并且,他表示很感谢我收了你这个祸害。”?
  非离足足愣了一分钟,然后震耳欲聋的吼声回荡在整个兽族上空……?
  “该死的楚河!你出卖我!”?
  “别吵。”东方似乎不喜欢非离这样,他微笑着抱紧了怀里的人,而后淡淡道,“再吵,我不介意现在就让你怀上我的种,提前满足你多年前的‘愿望’。”?
  非离听话的闭了嘴,但与此同时,他在思索着,下次要怎么逃出东方的魔掌。?
  他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的。?
  嘿嘿,混蛋东方,你看着办吧。?
  ——————————————————————————————————————————?
  到此为止,双狼的故事就完全完结了,撒花!?
  于是,如果有机会,我想试着写写东方和非离这对冤家的故事,一定会很有趣,嘎嘎。?
  谢谢大家的支持,于是很希望大家能支持我的新坑《宠爹》,父子文。?
  就算大家不追,恳请大家帮帮忙,帮我点一下收藏,求求大家了。?
  宠爹的收藏很重要,拜托拜托了。?
  还有这个月在参赛,有枝的支援下。╭╯3╰╮?
  特典之卷?十一特典之首次访谈?
  【主持人:烙胤】?
  【嘉宾:楚河,青凛,千冽】?
  【地点:CCTV演播厅】(原谅我,我一直想去那里宣传耽美--)?
  【道具:几瓶剥了商标的矿泉水,几个苹果,散装瓜子和糖果】(于是无赞助商,不加入任何软广告)?
  下面,开始访谈。?
  烙胤:咳咳,各位亲们,大家十一快乐,没有礼物送给大家,就做这么一期访谈给大家当礼物,希望大家能喜欢!?
  双狼开坑这么久了,谢谢的大家的支持与厚爱!?
  当然,这也是烙胤第一次做的访谈节目,有缺点请指证,咱会努力的改进地……?
  如果访谈时有什么问题的话,欢迎提问。?
  楚河:快点好吗?困死了,你不知道孕夫比较嗜睡吗……?
  青凛:(听到楚河的话立即瞪来,顿时阴风阵阵,空调钱省了不少)?
  千冽:(开始摸剑,不过他的战鼓之剑被保安没收了,安保很好,不管是志玲姐姐还是千冽,都无法把不该带的东西带进来。千冽什么也没摸到,便开始凶狠的瞪人)快点!你没听他说困了嘛!?
  烙胤:两个妻奴……?
  楚河:对这称呼有点不满。?
  青凛:……?
  千冽:开始活动筋骨,准备揍人。?
  烙胤:咳咳,咱们正式开始提问题。(擦冷汗,连忙翻开手里的资料)第一个问题:锄禾同学……(被瞪,再咳)楚楚来到这个世界还习惯吗??
  楚河:(无所谓的耸肩膀)随遇而安?
  楚河:(眨眼睛考虑中)?
  青凛:(面无表情的看了主持人一眼,一个冰冻术封住了主持人娇艳欲滴的红唇)?
  千冽:该,让你多事,这鬼主意就算能办到也不该说出来,如果楚河回去了,你就给自己挖坑准备安葬吧。?
  半晌,主持人擦了擦还带着冰茬的嘴,哆嗦着已经变紫的嘴唇心里为那之前被青凛冻住的巫医擦眼泪,被冰冻术冻结,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
  烙胤:(嘴唇发木,声音有点含糊)第二个问题,如果那对兄弟穿到地球,你们会怎么做??
  楚河:看到驯兽传里,小和尚让苍魁变成本体的主意不错,如果他们到地球,我一定会买两条狗链子,带着他们出去散步,一定很拉风。?
  烙胤:(擦冷汗,不知道锄禾同学是不是故意找麻烦)?
  青凛:找到楚河,待在他身边。(楚河有点脸红)?
  千冽:听说地球很安全,没有战争,这样的话他们就没了负担,每天可以做到昏天地暗。(青凛点头,楚河的手一抖,矿泉水差点洒到他已经很大的肚子上)?
  烙胤:(小生嘟囔)难道就不想工作?没人民币怎么生活……?
  楚河:我的工资够养活他们了。?
  青凛,千冽:那是什么??
  烙胤黑线--|||?
  烙胤:你们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楚河:没机会压他们一次,上次青凛明明都主动献身了,为什么会是那个结果……(怨恨的看作者,作者喝水,表示没感觉到他堪比贞子的怨气)?
  青凛:没帮着兽族杀掉千冽,最后一次单挑时,那么好的机会浪费了。他死了,就没人和我争楚河了。?
  千冽:(磨牙,拒绝回答)?
  烙胤:那最庆幸的事情是什么??
  楚河:(思索)飞船出事居然没死,还玩了次穿越,总之,依然活着是我最庆幸的事情。?
  青凛:认识楚河。?
  千冽:(挑衅的笑)没被青凛杀了。?
  青凛转头,魔法元素波动明显。?
  千冽毫不畏惧的瞪着;怎么,你想打架??
  青凛的魔法波动更明显了。?
  千冽蹭的站了起来。?
  青凛手里的魔法球已经初具规模了。?
  烙胤惊恐又可怜的看着楚河:快阻止你家那两只,这地方租的,中央电视台得罪不起啊……?
  楚河:我们继续。?
  烙胤:……?
  没人帮忙,硬着头皮翻资料,不敢看他们,尽量控制自己别哆嗦的威胁:如果这次访谈夭折了,以后你们的H全夭折--?
  清风拂面,眨眼间,那对兄弟已经坐了回去,高雅如初,像没发生过任何事情。?
  烙胤:我们继续,你们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楚河:肉,各种肉。?
  千冽:(看着楚河吞口水)肉……?
  青凛:(一起看着楚河)?
  楚河:(被他们看的有点不自在)主持人问的是食物,我不是吃的。?
  千冽:但是你很可口。?
  青凛:(表示赞同)?
  烙胤:接下来,这问题是观众们都想知道的(对着台下的观众暧昧的眨眼睛)楚楚啊,你觉得,千冽和青凛谁的技巧比较好……?
  楚河:(浑身僵硬)?
  青凛:(依旧淡然的视线转向楚河,那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千冽:(殷切的看着)?
  烙胤黑线,这问题好像是替他们问的。?
  楚河:换话题,这个拒绝回答。?
  青凛:面无表情的转过来,开始玩自己的手指头。?
  千冽:失望的叹了口气。?
  烙胤:好吧,换问题,对于马车里发生的事情,你觉得激动吗?刺激吗?还想发生类似的事情吗?(小声提醒)作者在,你可以贿赂他。?
  楚河:滚!?
  青凛:(难得主动开口)能让我来一次吗??
  千冽:(举手)我也想再要一次。?
  楚河:你们一起滚!?
  烙胤:(从口袋里拿出个盒子)对了,这是楚楚的粉丝送的礼物(递过去)?
  楚河:(拆开,发现里面是各种尺码,各种类型的按摩棒和S-M道具,顿时心一惊,冷汗直流)?
  青凛:(拿过说明书)?
  千冽:(单纯看)那些是什么,怎么和那个部位那么像??
  烙胤:(忍着笑)?
  青凛突然站起,不顾正在录制的摄像机,拉着楚河就进了后台,千冽见状顿时恍然大悟,也跟着跑了过去……?
  冷场了。?
  烙胤看着还带着他们温度的座椅,他的问题还没问完,他还没问锄禾同学,双狼入洞,感觉如何……?
  后台传来令人脸红的声音,顿时所有人包括烙胤都竖着耳朵听着,突然,声音戛然而止,怕是青凛知道有人偷听,放了魔法阵阻止了声音的外泄……?
  烙胤无比遗憾的叹息,看情况他们今天是出不来了,这期访谈只能到此为止。?
  烙胤:(起身鞠躬)感谢诸位亲的支持与厚爱,烙胤会带着锄禾同学和那两匹狼继续努力的!?
  于是,十一快乐!?
  鞠躬下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于是亲们觉得这样的访谈效果如何?如果喜欢,咱们下期再续……?
  于是大家可以提问题哦……?
  会在访谈中说出是哪个亲提出的问题,并回答地~?
  这次的有点仓促,见谅?
  好了,就这样了,亲们节日快乐~?
  记得给锄禾同学全票推荐哦~~~?
  (拉着楚河鞠躬)?
  拜托了,当节日礼物了,行吗??
  无语45度角仰望天空,一滴晶莹的泪花从眼角滑落,我好可怜……?
  可怜可怜我吧--?
  如果这么恳求,还木留言,我囧死了==?
  特典之卷?圣诞特典之声讨大会?
  圣诞夜,楚河借来的别墅中,壁炉旁。?
  楚河围着毯子昏昏欲睡,那两匹狼和东敖围坐在地毯上斗地主,唐宋在东敖身后指导他。?
  最近闲的无聊,楚河就教那两匹狼斗地主,那两匹狼的水平日益提高,东敖却不是很熟练,所以唐宋成了他的军师。?
  “这几天挺闹腾的,听说我昏迷这段时间,外面都吵翻天了。”千冽随手甩了个顺子,那无色的眼瞳看向专注的看着牌的两个人。?
  那两个家伙,都冷冰冰的,千冽觉得,和他们在一起,夏天一定不会中暑,还得穿件棉袄。?
  “是挺闹腾的。”东敖表示过了,他不要,“外面把你哥哥当成负心汉骂的狗血淋头,就差浸猪笼了。”?
  青凛冷冷的摆手,他也不要,但对东敖的话,他没做出任何表示。?
  “负心汉的形象很适合你,谁叫你让楚河那么伤心来的,我听说,大家想把你休了,让我当正房。”千冽出了张单牌。?
  东敖也甩了一张。?
  “你想都别想,就算我死了,那大房的位置也是我的,你是老二,兄弟间的排名是,在楚河那里也是,你和二这辈子脱不了关系了。”青凛说着,出了个‘2’。?
  “你才是二,你全家都是二!”千冽骂完,突然觉得不对,他黑着脸收了声。?
  见千冽不要,东敖也摇头了,“有什么可值得生气的,你看,咱俩一样受伤,你倒下了,下面哭成一边,比葬礼还要隆重,爷倒下了,不知道哪个混蛋读者说的,说爷是祸害,死不了,没事,擦,爷也需要人来关心啊,怎么爷就不疼了?”?
  青凛甩了个顺子,他表示认同东敖的话,“现在读者都不靠谱,不知道哪个家伙提的,居然要我卖萌,我萌的起来吗?”?
  千冽不要,“你兽化,我带你去宠物店,咱们弄一个熊猫造型或者狮子造型,你就萌了,然后我再给你弄个粉红粉红的蝴蝶结。”?
  东敖看看牌面,又看看下面的牌,转向青凛,“听说有人叫你‘傻缺’?叫白一鸣‘贱人’,你们俩一对奸夫淫夫。”?
  青凛冷冷的看了东敖一眼,他将手里余下的牌一摊,他是地主,他赢了。?
  “我说了,现在读者都不靠谱,他们居然让楚河带球跑,还有人提议让楚河和白一鸣凑一对。”?
  “我觉得挺靠谱的,我支持读者的想法,这样你被休了,我就是正房了。”千冽美滋滋的抓牌。?
  “这件事情,你做梦去吧,那个最不靠谱的作者不会同意的,我突然觉得,我们都是杯具,那个作者才是混蛋……”东敖抓牌的手顿了一下。?
  “嗯,”青凛点头,抓牌,他不抢,千冽也不抢,地主给了东敖,“哪天我们得合谋收拾他一下,对了,我记得还有人骂我面瘫……”?
  “骂你的话多了去了,总之最近我的形象十分光辉。”千冽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笑着看牌。?
  “光辉有什么用,还不是让别人当了爹。”东敖吐槽,千冽的笑容顿时僵住。?
  “表示深深谴责那个让我和白一鸣一起远走高飞的人一辈子。”青凛冷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过,与此同时,我要对所有支持我,相信我的读者表示深深的谢意,除了楚河,我最爱你们。”?
  千冽道,“我爱所有读者,因为没人骂我。”?
  东敖回头看唐宋,“出哪张牌好。”?
  唐宋看看,小声道,“挑大的出。”?
  东敖授意,三十秒后,唐宋一屁-股坐到楚河身边,把那昏然欲睡的人弄醒了。?
  怀孕的人比较嗜睡,楚河揉着他的惺忪睡眼问唐宋怎么了。?
  唐宋气哼哼的说:“我让东敖挑大的出,他四个二把俩王带出去了。”?
  楚河黑线。?
  千冽和青凛看着地上那整齐码放的四张牌,四个二,两个王……?
  他们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