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5)
作者:深色郁金香 更新:2019-09-26

  ?

  6?一进监狱办公楼的会客室,我便看到几位监狱领导,检察院驻监狱检察组的两名检察官,潘伟的哥哥,都在。

  两位老人在靠墙的沙发上抱着号啕大哭着。

  他们是潘伟的父亲和母亲。

  周监狱长让在屋里的两个民警扶着那两位老人去了隔壁的会议室。

  我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

  刘扬**,我们把事故的过程作了调查,先向你通报一下。五十多岁的周监狱长说。

  我心里扑腾着,点点头。

  周监狱长说,今天下午四点十分左右,三大队一名犯人去一大队找潘伟,当时的犯人值班员不给这名犯人开监舍的门,潘伟知道后,就到监舍门处,吓唬值班员,值班员开门后,这名犯人就和潘伟进了监舍说话,一个小时后,干警张树田从队部出来,值班员向他做了汇报,张树田**当时就进监舍把这名犯人轰了出来,潘伟跟着将这名犯人送出监舍门,又送到楼梯口处,当时张树田**质问潘伟认不认错,潘伟没有理会小张的问话,回头继续同已经下了楼梯的那名犯人打招呼,嘴里还说着“鸟样儿”,张树田认为潘伟在侮辱自己,就鼓足了劲对着潘伟的**踹了一脚,潘伟没有防备,身体一斜,脑袋朝下,栽下楼梯,翻滚了几个个子后,一头正撞在迎面的墙上,当场昏迷,值班领导立即组织人把潘伟往社会上的医院送,潘伟在途中死亡。周监狱长介绍着情况。

  我听着,脑子里想象着张树田那飞起的一脚。我想这小子真的这么有血性了吗?三大队的犯人,林朝晖大队的?这个犯人是怎么出了三大队监舍的门,他到这里找潘伟有什么重要的事?有犯人出入是要民警带领的,这个犯人却没有民警带领。

  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周监狱长说。

  对这件事,我应负领导责任。我低下头说。

  刘扬**,还有几个问题需要同你核实一下。周监狱长说。

  我感到有些冷,无力地说,您问吧。

  你今天早晨是骂过张树田**吗?周监狱长问。

  我点头,是的,他值班来晚了,我就骂了他两句。我说。

  张树田说,今天发生这个事之前,他一直闷在队部里伤心,他说,他因为你在平时总是对他不客气,再加上今天早晨你骂他,他很烦,所以,在遇到潘伟说他“鸟样子”时,他就一反常态,鼓起勇气,狠狠地踹了潘伟一脚,他想让犯人们也让你看看他本不是个“废物”,他说,他来值班时已经在家挨了父亲一顿骂,到了单位又挨了你一顿骂,他说,他是第一次对犯人有粗暴的行为,张树田是第一次对犯人有动手动脚的行为吗?周监狱长问。

  是,张树田**其实是个好**。我说。

  我真没有想到我早晨对张树田的几句骂会导致他一天的心情烦躁,竟引发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我说,我的确骂了小张,**向领导们承认错误,也要向小张道歉。我站起来说,我先去看看小张。

  不用了。一名检察官突然起身挡住我说,他已经被我们保护起来了,他现在不能见任何人。

  我的心里慌了,心想,张树田被采取措施了?

  我刚刚坐回位子,周监狱长又问,刘扬**,我代表党委提醒你一句,你是否有话要对检察官说。

  我的脑袋鸣响起来,我不由向一旁潘伟的哥哥看去,他却鄙夷地瞥我一眼,将头扭向了一边。

?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