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魂夺
作者:兔子也吃窝边草 更新:2019-09-26

  万鬼锁魂阵开启无休无息之后,万千被控制的鬼灵顿时陷入了最为疯狂的状态,张牙舞爪的向着梁逸四人咬去。

  楚风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将一批又一批的鬼灵绞碎斩杀,然而,死在他手下的鬼灵越多,他的心性就会受到更大的干扰和影响。各种嘈杂杂乱的声音不停的钻入他的耳中,让他的思绪一分分的变得迷糊。隐隐的,他看到那些向他扑过来的鬼灵变成了一个威压的中年人。

  楚风张大了双眼,无尽的愤怒溢满他的胸膛,因为他看清楚了,那个中年人正是他的父亲,楚询!

  这个名字是楚风心中最大的痛苦。年少时的一幕幕涌上他的心头,他突然隐隐的看到一幅幅凄惨的画面:夜色,楚询喝醉了酒,钻入到了楚家一处婢女的房间之中,那婢女睡得正熟,突然听到房门被撞开,立即惊醒过来,正看到楚家的主人楚询向她扑过来.....酒后乱性,楚询粗野的占有了这个婢女。几个月之后,这个婢女的肚子突然大了,楚询的原配夫人却狠心的将其打发到了一处柴房之中,让她做最苦最累的活,期间还数次遣人来冷潮热冷。婢女心灰意冷,几次都想了结自己的性命,可是,每当此时,她的肚子就会传来一阵疼痛。那是孩子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吧?

  这个可怜的婢女心软了,她忍耐着巨大的屈辱,坚强的活着,终于将肚子之中的孩子生了下来,这个时候,楚询来看了她们母子一眼,神色似乎有些激动。那个可怜的婢女知道,那是因为楚询的原配夫人生下的儿子楚少云似乎得了一场怪病,奄奄一息,所以楚询才想起了他的这个本来不应该存在于世上的儿子,想要为楚家留下一点香火。

  出于这个原因,楚询无可无不可的接受这个儿子,取名为楚风!

  可是,楚少云却活了下来......楚风母子两人再次沦为了多余的人。

  生活的艰辛,楚少云母亲一次有一次的刁难和冷嘲热讽和谩骂,让得楚风的母亲抑郁成疾,数年之后,终于撒手人寰。而那个可怜的孩子,仅仅只有七岁.....   活着,这个词语成了七岁的楚风心中最大的奢求。

  他做到了,在楚家,他像是一只多余的可怜虫,在无数人的白眼之中顽强的活了下来。   .......

  可是,现在的他,却看到楚询手执长剑带着痛恨的目光向他走了过来,然后挥动了手中的长剑心狠的向他刺了过来......   这个人真的是我的父亲吗?为什么这么心狠!

  楚风痛苦的抽搐着,无边的怨恨涌上心头,让他几乎发狂,他猛然举起了手中的长刀,然后一刀向着扑过来的楚询,他的父亲砍了过去。“啊!”惨叫惨叫,鲜血,楚询身首异处。

  可是,这个楚询死后,在他的身后,又是一个满脸恨意的楚询向他扑了过来。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数千双眼睛都冷冷的看着他。楚风状若疯狂,手中长刀狂猛的舞动,再次将扑过来的楚询斩于刀下,鲜血飞洒,落满他的全身。

  可是,眼前无数个楚询却怎么也杀不完,楚风疯狂的大吼道:“去死!你不是我的父亲,去死吧!”

  长刀狂砍乱劈,楚风已经完全陷入了怨恨之中了。他没有看到,在他的身边不远处,同样也是有些神志不清的是一个女子,慕容兰茹,可是这个时候落入他的眼中,同样变成了那个让他痛恨的父亲。

  楚风毫不犹豫的向着慕容兰茹冲了过去,然后长刀向她的脖子劈砍下去。

  “哗”的一声,长刀顷刻间到了慕容兰茹修长的脖颈之上三寸之处,此时神志模糊的慕容兰茹似乎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本能的就向着旁边跃开,哗啦,千钧一发之际,长刀偏开了她的脖子,贴着她的肋部斜划而过,然后划过了她的肩膀,顿时,慕容兰茹肋部的衣衫被凌冽的刀气划开,差点就开肠破肚,不过依旧还是在她的香肩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鲜血溢出,染红衣襟。

  剧烈的疼痛却让同样陷入意识混乱的慕容兰茹的思绪清醒过来,正好看到疯狂的楚风再一次挥刀向她劈砍过来,刀式凶猛,完全是一副杀人的样子。

  慕容兰茹刚刚清醒过来,还没有明白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同行的伙伴楚风竟然向她下杀手,心中惊恐愤怒莫名。忍不住冷喝道:“楚风,你干什么?你疯了不是!”

  可是,楚风却如同没有听到一样,依旧搏命般的向她连劈带砍,下杀手。

  慕容兰茹大惊失色,连忙举起长剑挡住,可是,长时间陷入阵法之中与万千鬼灵相博,已经让她真元大耗,同时刚刚从精神迷糊之中惊醒过来,身体和大脑正是陷入最为虚弱的时候。而楚风则被自己心中的怨恨控制,几乎疯狂,其攻击力更是比平常还要凶猛,这一刀下来竟然力道千钧,慕容兰茹手中的长剑直接被砍出一个大大的缺口,同时一股大力涌来,直接将慕容兰茹震飞,然后无力的落下。

  胸中血气翻涌,重创之下的慕容兰茹猛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变得更加的虚弱,她急忙将长剑丢开,伸手就要拿下自己腰间的紫色长菱,那是他们九华剑宗的一件珍贵的法宝。可是,她还来不及运转控制紫色长菱的心法,一柄长刀就紧随而来,然后冷冷的向着她的脖子砍去。

  只听楚风面色狰狞的大吼道:“你这个败类,不配做我的父亲,去死!”   轰!

  长刀没有丝毫的犹豫,猛然斩落而下,狂风的刀风刮得慕容兰茹皮肤生疼。   难道就要这么死去?

  慕容兰茹终于意识到了死亡的临近,这一刻的她没有了平时的冷傲,如同一个惊慌失策的普通少女一般惊恐的大叫起来:“啊....”

  身边,浓浓的粘稠血液突然静止,万千鬼灵也停止了攻击,似乎想要看看人类自相残杀的好戏。慕容兰茹的惊叫声在这样恐怖的空间之中显得那么的无助,而一柄催魂夺命的长刀却狠狠的向着她的脖子劈落。   下一刻,一个美丽的人儿就要香消玉损。   “住手!”

  突然,一道惊怒交集的声音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一根长长的银丝,如同一道电蛇一般卷住了慕容兰茹的腰身,将其从长刀之下拉开,而楚风的长刀则刚好在这一刻落下,“轰”然一声爆响,长刀直接将慕容兰茹刚刚立足之处的浓稠血水破开,其凛凛的刀气爆开,悉数撞在了已经重伤的慕容兰茹的身体之上。

  “噗嗤。”慕容兰茹再次重创,小嘴张开,吐出了一大口殷红的鲜血,俏脸一瞬间就变得苍白,她的身体也被那凶猛的刀气震得向那无数的鬼灵张开的大嘴之中落去。

  “呀呀,咕噜!”无数的鬼灵闻着鲜血都兴奋起来,不等美食落下,就纷纷向半空中的慕容兰茹扑了过去,森森白牙,长长尖爪,让人心中发毛。慕容兰茹也是惊恐的差点昏厥,她宁愿死在楚风的刀下,干干脆脆,也不愿意被这些疯狂的鬼灵撕成碎片啊!

  可是,此时的她已经数次重创,没有一丝的反抗之力,只能惊恐的闭上了双眼。

  就在她闭上双眼,以为自己就会被万千鬼灵残忍的撕碎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腰身一紧,一只温暖的大手伸过来抱住了她,随即就落入了一个充满了充满了男子刚阳气息的怀抱之中。

  睁眼,慕容兰茹看到抱着自己的正是梁逸,一瞬间,慕容兰茹欣喜莫名,突然感觉这个梁逸似乎也不是那么的令人讨厌了。

  与梁逸一起赶来的自然还有陆宜雪,刚才千钧一发之际将慕容兰茹拉开的正是她。

  陆宜雪将缚仙索从慕容兰茹的腰间解开,然后冷冷的看向了楚风,娇叱道:“楚风,你疯了!”

  抱着重创的慕容兰茹的梁逸站在陆宜雪的身边,警惕的看着楚风。他感觉楚风的情况似乎比刚才的自己还要严重,所以不得不防备楚风突然暴起伤人。小心的提醒陆宜雪道:“小心点。”

  “嗬嗬!你这个败类!”此时的楚风,怪叫不已,真的已经完全陷入怨念之中,鬼域最为浓郁的气息就是怨气,楚风十几年的对于自己父亲的怨气极为的可怕,此刻已经彻底被引燃,让他完全陷入癫狂状态。他看到的不是梁逸三人,而是三个对他充满了怨毒的楚询,他的父亲!

  “去死!”楚风怪叫一声,长刀猛然举起,一圈圈的光晕在刀身之上吞吐不息,下一刻,就狠狠的劈砍下来。长刀迎风见长,顷刻间就划破了浓浓的粘稠血海,变成了数十丈的一柄巨大光刀,向着梁逸三人当头压下。   “小心!”

  感受到那刚猛绝伦的气息,梁逸大惊,赶紧将陆宜雪挡在身后,长剑挥动,朗声喝道:“裂天剑诀,潮生诀!”   轰!

  如同浪涛汹涌,浓稠的血水突然剧烈的滚动起来,一道道狂猛的青色剑气从梁逸的长剑之中冲出,如浪涛,如海啸,一层接着一层,后发先至的迎向了那柄落下来的巨大光刀。   “嘭!”

  光刀携带着长虹落日之势,一举将梁逸的第一重剑芒斩碎,然后继续压下。一路势如破竹,爆响不断,周遭血水翻涌,气势惊人,万千鬼灵震惊,凄厉的惊叫不已,场面混乱之极。

  楚风的光刀无可匹敌,霸道绝伦,然而,梁逸的裂天剑诀却一重接着一重,好似源源不断,终于,在片刻之后与楚风的光刀来了一次最大的轰撞,轰!巨响惊天,惊人的刀罡和重重的剑气猛然爆裂,巨大的真元没有足够的空间逸散,顿时变成了山呼海啸的奔雷爆鸣,绞在一起的真元化作了一道狂猛的风暴,向着四面八方席转而去。

  浓稠的血水被冲撞得翻滚沸腾,万千鬼灵被无情的绞碎,整个世界只剩下了那惊天的轰向和狂猛的风暴。

  梁逸也没有想到两人的一击竟然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可是已经来不及做出多余的反应了,狂猛的风暴顷刻来临,梁逸只能迅速的祭出真元形成一个大大的光罩将陆宜雪,慕容兰茹还有自己包裹起来,下一刻,狂猛的风暴就已经冲撞而来,直接将他们三人冲进了浓稠的血水之中,瞬间不见了身影。而楚风也是如此。

  而爆炸的正中心,浓稠的血水绝阵也被从中冲开,变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将楚风淹没,一部分则将梁逸三人吞噬,两团血水绝阵其实也有边界,不过它能够随着被围困的对象而自发的移动,从而一直将被围困的对象困在最中心,而无法挣脱。

  这次巨大的冲击,将梁逸四人各自冲向了两个方向,迅速的消失不见。而原来的地方渐渐的平静下来,现出了本来的面目,那里正是一个小小的山丘,山丘之上,还有几个惨剩的果核.....   原来,梁逸之前四人真的就被困在原地!   只不过,现在他们又被困在了何处。

  ----------------------------------------------------------------------------------------------------------------------------------------------------------------------------------------

  (哎,时间被压缩得越来越少,天天加班,累得想趴下..........现在码字的时间也非常的少了,真是很让人无语的事情啊。生活呀,啥时候,俺能够不愁衣食住行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安心的书写自己心中的故事了。额,当然了,这个想法恐怕很难实现了,至少需要很长的时间,呵呵,小小的感叹一下,真心不喜欢加班-0-)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