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大地※
作者:放纵之心 更新:2019-09-26

厮杀的叫吼声一直在这片土地上回荡着,旧的遗骨被新的尸体掩埋,似乎托琳草原的沙场上从没有过寂寞,地上一堆堆横七竖八插着箭支尸体、烧焦的战车与插立在战枪顶上的头颅,沙场上就像每年过节饭桌上的一道丰盛的晚餐。

活着的士兵麻木厌倦,活着的手持令剑的将领却兴奋不已,数场交锋过去后、一些士兵在远处的城池上观望着退兵回到营地的人员,看看是否能看见自己所熟悉的面孔、将领们站在碉堡的会厅窗台边望着、沙场远处的敌军城池,脸上带着稍有气愤的神情。

南申公爵一来到战斗的前线,坐在一张方台边上想这事情:这战局呀、越打越没劲,这你来我往的交战,何时再才能有个结果,那些魔军的狼人们简直就是好他的兵源、只是等着他发兵攻打打到一半的时候又退回营地去、接着又是一场箭雨下下来,人族的士兵可不像狼人跑得那么快,即使有盾牌挡着也没用,还有那些会飞的血族魔族,就算有光明的骑士在、拔出剑来放咒技、他们一下子就溜掉、然后又是一大堆的投石的石车狂轰乱炸,一些会治疗的牧师经管会救死扶伤、为士兵们治疗,但是也救不了被石头砸的粉碎的士兵。

南申公爵 看得出是磨死人消耗的战术,但也不能重是让士兵们坐着等、这人要吃粮马要吃草,这后面的补给可是一车又一车的运来,等到没有东西在往前线运的时候、又攻不下那座已经废了一半的蛮人城池,军队也就挨饿了,敌军那喝血的魔鬼们可不要什么粮食供应、光吸士兵们的血液就能饱了,至于那些狼人更不用说了、战场上人族的肉五脏六腑都是它们的美食,就好比沙场就是能填饱肚子的厨房一样…别说那一千名鹰狮骑士想飞到魔军阵营上空扔扔炸弹,上空漂浮着的气体都是毒雾,一名大法师飞上去、想用魔法吹散毒雾,没飞上到一半就被乱箭射死了。

用强攻的方法、投打量的兵马冲过去,这个方法也用过了、魔军的地精巫师们一下只就把整块沙场一半都淤泥化、走过去就是往下陷,还死了不少的骑兵,这比六年前 温西斯 讨伐蛮人 安迪摩 还要难。

而且现在的 拉媂媂 就是以前的 梅林祭司,她曾经与 温西斯 交过手,现在的她对战术非常的有经验,如果不是的话就不叫祭司了,要是现在 美威科三大魔导在就好办多了、但是三大魔导有两位现在身体状况不加、气色好的那位现在[珈纳]国 勘拉配国王死也不让他离开皇宫一步,南申公爵 还以为这次三大魔导会皮袍上阵、可是没想到一个也没来,来的大法师、放几次魔法也就腰酸背痛卧床修养一个月,还不如[伊尼蒂]精灵一个魔法勇士,但是太少了就一千余名、贝奇露精灵神官不会那么轻易的叫精灵勇士们拼命的往前冲的,能帮助缓和一下危机就算不错了 特尔克 那五百名光明圣骑士作为敌人的魔法诅咒攻击所配备的、是能防敌的巫术,特尔克 更不会做炮灰顶着。

拉媂媂 当年与 三大魔导对法应该也深受重创,要不然真不知道这怎么收场,南申公爵 很想想出一个办法叫人毁掉冰山那边的魔门,到那时他也有资格像 温西斯 那样在[多伦特]自立为王,但是有谁有那个能耐、只有一边死守着阵地一边等待着3国的救助。

[阿萨鲁坦斯]黑暗大殿上、拉媂媂 一只纤细的美手提着酒杯,坐在王座上看着大殿外飞来的飞虎兽、看到 罗丹 的到来,拉媂媂 起身走上前去、脸上流露出喜悦之情:“我的王儿你回来了…我都看到了,我儿真不愧是我们一族的王者、哈哈哈哈…”

罗丹 向拉媂媂行了个礼:“母后您从魔门回来怎么不让人通报王儿呢,让王儿亲自去接您。”

拉媂媂 两只手托起 罗丹 的脸,静静的看着:“我的王儿呀、你长得越来越像你父亲了。”

罗丹 听到 拉媂媂 说起父亲两字、疑惑的问道:“母后、我父王身在那处?您怎么从来都没有提起过?”

拉媂媂 一脸悲伤的道:“他不在了…和你弟弟一起、都被人族杀害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报仇。”拉媂媂 此时又看向远处一直服侍 罗丹 的 娜塔莎,又轻飘飘的走到 娜塔莎 的身前,用一只手背扶过 娜塔莎 的脸露出一笑:“娜塔莎 这些日子你有好好的服侍我的王儿吗!我王儿可是对你不错呀…到哪都带着你、那好…今天趁我回来高兴,就让你当我王儿的内室、今晚你可要好好和我王儿同眠共振、服侍好我王儿哦…呼呼呼!!要不然我会把你带到洞天去祭神主,正好那里却祭品…”

罗丹 不语的稍稍转过身去、而 娜塔莎 一脸羞红又怕真的被拿到祭台上做祭品、所以不敢吭声,拉媂媂 一只手轻捂小嘴呼呼一笑,便转身悄然的离去。

罗丹 看见 拉媂媂 离去后不好意思的、走到 娜塔莎 身边朝 娜塔莎 耳边悄悄说道:“放心吧别怕有我在,母后不会乱来的。”

后宫中、弥漫着缕缕沉香, 一个厅堂的门柱吊挂落随下的黑色纱帘、随风微微飘动着,紫色的晶灯散发着幽幽光源,透过薄薄的纱帘、一个身影在厅堂里来回的走动着,罗丹 不安的在自己的居室中来回的走动作着,因为刚才一个魔兵带走了 娜塔莎,说是 拉媂媂 传她过去有事交代,一会就带她回来,所以 罗丹 坐立不安来回走动着…不久后 罗丹 再也按耐不住刚想走出室外…!

只见 娜塔莎 身披一件绒羽披肩、悠然的走到他身前,一张美丽的面容带着一丝暧昧的笑意、不言的一只手裸挽过他的臂膀,轻拉引领着 罗丹 来到床边、然后把披裹在肩上的绒羽披肩轻轻的甩下、一身薄薄的紫纱丝帘、撒发着妩媚气息。

罗丹 想着:这又是母后让 娜塔莎 穿成这样的,不过确是很让自己觉得 娜塔莎 的身段真的很美,美得好像变了个样…但是…!但此时 娜塔莎 一抹香唇又朝 罗丹 的双唇吻去…同时两只纤细白嫩的双臂、又轻轻的扑来,罗丹 不由的抱着 娜塔莎 躺在软床上…

罗丹 也常常没人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吻着 娜塔莎,但只有几次而已、可今日 娜塔莎 却主动的去吻着他、而且现在又把他身上的盔甲一件件的解开下来,娜塔莎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刚才 拉媂媂 传她过去后、给了她一杯蜜汁喝了下去后、感觉一片晕眩…睁开眼睛之后就这样了,现在只是觉得这是…应该的、这是为什么呢…什么会这样呢?但是又不觉得奇怪、身体也热乎乎的……

躺着的 罗丹 看着 娜塔莎 那双小手把他的盔甲一件一件的去掉、从靴子护腿手套护胸、到…护腰,现在又是衣服…本来罗丹想让 娜塔莎 停下动作,但是又觉得看着她这样做、罗丹 心里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是又想让 娜塔莎 继续着!罗丹 下身往后一缩 嘴里轻声呼道:喔…那个地方!娜塔莎 别碰…抓到了…!啊…你在干什么…

罗丹 心里想着:娜塔莎 你怎么会这样做呢…? 罗丹 面红耳赤 但是又觉得很好、不过接下来又看到 娜塔莎 两只交手抓抓住他的裤腰、把他的裤子拽了下来、罗丹 怕其他魔兵会走过来、又一次小声呼道: ……喂…娜塔莎…这!这是我的裤子…喂…别扔…别闹了…怎么扔得那么远!

娜塔莎 看着一脸紧张的 罗丹 那张脸想着:…越看越喜欢、很想一下子就把他扒光了看个够、看看是怎么样子的? ,罗丹 并没有阻止,娜塔莎 自己的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自己的手会动?而且还很熟练的样子…!娜塔莎 想着能这么做吗?他现在这一幅样子真好…谁叫他把我绑到这里来的!…我就要这样子…呼呼呼真开心。

罗丹 什么也不想了、忍不住的一手就搂过 娜塔莎 看着她的脸、看着那白嫩的肩膀、不论粘得有多近都不足够,罗丹 把 娜塔莎 身上的障碍都撤掉、轻吻着每一寸肌肤,娜塔莎 的小手不时的挑逗着罗丹 两腿之间的小地方,罗丹 想躲都躲不开、也不怎么想躲,但是又觉得有什么东西要迫不及待的串出来似的!罗丹 心里强忍着…千万别出来、要不这就太丢人了!

娜塔莎 觉得 罗丹 在上面压着她很重、透不过气来,心里又想到:不行、但是…又怎么回事…身子很喜欢这样!不、不能让个恶魔压着我可是公主…绝对不行…娜塔莎 又从 罗丹 的身下移开,又一下子坐在 罗丹 的肚子上、看着 罗丹 又一脸的吻了下去,罗丹 只能配合着、心里感受着,那只小手从下往上滑过又从上滑下,直到那香甜的吻唇又慢慢的往下移去、经过的每一寸 罗丹 都那么的渴望、任由她的抚弄…因为 娜塔莎 已经吻到了 罗丹 的小腹上了,再往下 罗丹 不敢再看下去了、心里想着:只是感受着就够了…那里怎么那么舒服、呃!呃…这是什么感觉啊!那里…喔…喔!都快要疯掉了。

罗丹 在也忍不住的撑起了身子…睁开了双眼!但是当他睁开双眼时更不得了了!娜塔莎 那只小手握着 罗丹 见面前面长出来的尾巴、用一张小嘴吸那个地方…!罗丹 此时下身的画面与那里那部分的刺激感全都一脑的袭来,瞬间一阵剧烈痉挛的感觉冲破所有的抵抗、罗丹 在也忍不住 娜塔莎 那唇舌的挑逗、罗丹 断断续续的低吼声不断的吐了出来、同时叉开的两腿不由微微颤抖着,整个身体都痉挛了起来…罗丹 感受着喜悦,失控的身体又趟了下来、罗丹 嘴里吐着嘘嘘的热气,身上少许的汗珠流下一颗心蹦蹦跳得厉害…但是那个小人儿、还在不停的拽着不放、让 罗丹 打抖的缩成一团:“娜塔莎 我…都…都完蛋了、是谁…教你这么做的?师母后吗?”

罗丹 刚问完、娜塔莎 好像失去理智的、又吻了下去,罗丹 心想:不行…不能这样、一个转身把 娜塔莎 压了下去、但是…这个!这是什么做的呢?罗丹 摸索了便刻后就在那白白的小肚皮上,用那个它、来回的磨着,罗丹 这样也很舒服…谁知 娜塔莎 那只空下来的小手,往他那个地方一握…罗丹 瞬间心里打了个问号?是哪里!随着自己慢慢的向前插了进去了!娜塔莎 不由的呼出一声痛觉来、娜塔莎 觉得今晚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这个就是这里,所以紧紧的搂住、包裹着,就静静的感受着,但是 罗丹 那里几乎动了一下又觉得可以接受、娜塔莎 从来都没有这样的经验,但是这就是脑子出现的画面让她去做的,看着那张脸、还有那张微微张开吐着热气的嘴唇、她又忍不住的闭上眼睛深吻探索者。

此时的 罗丹 不由的动了动下体,慢慢的试着、而这感觉和刚才的有点不一样,但是他已经领悟了一些道理,这次他还是想着刚才 娜塔莎 为他做的那些事、直到自己的双爪用力的抓着软床上的丝布,嘴里又断断续续的呻吟吐出:“娜塔莎、我!怎么…了…又…又要尿…呵呃…呃…”罗丹 只觉得那里一阵阵失控、什么都飞了出来、而底下的人儿也发出一样的呻吟,直到两人缩进困意中、一切都恍恍惚惚、沉沉的睡去。

当两人醒来时,那晚的情景还留在脑海里、两人都羞得不堪,但是都到这个地步了、只能互相安慰,不过两人发生这种事、都是外人意料之中迟早的问题,因为两人都整天粘在一块,一个是光有本能的力量、为想不出以前的事情心有恐惧的恶魔、他只能依赖一张熟悉又美丽的面孔走出迷茫,过后又对这张面孔产生爱意,而另一个又是、弱小的身躯处在黑暗无奈中的少女、她心里埋怨命运、又不得不拽住恶魔的尾巴,依靠恶魔的庇护、又不知不觉的爱上了恶魔。

然而 罗斯。拉媂媂 这个复仇的女神、给 罗丹 那点模糊不清的母爱,是否会让 罗丹 与她一起走向复仇的深渊呢?

拉媂媂 已经幻想到了未来、因为她看到了 罗丹 在战场上发挥的潜质、那优越的表现已经超越了她的想像,她不知道 罗丹 小时候是怎么活过来的、那些武技与咒技又是怎么学会的,起初 拉媂媂 并不真么相信这就是她的孩子,所以她用 拉媂媂用恶魔匕首来证实、证实的结果让她狂喜,拉媂媂 知道 罗丹 的心灵很善良、就像他的父亲一样那么善良,不过 拉媂媂 不为此感到满足、她要 罗丹 亲手灭掉所有的敌人。

公告:亲爱的读者们你们好,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因为前几个月主人公萨德没有来我家喝茶,他说今年全球死亡率高、太忙了抽不出时间,给我说他的故事,所以没法更新、不过昨晚他又来了所以说了好多事给我听、所以故事还再忙着写出来、已经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