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危险的是我
作者:木苏苏 更新:2019-09-26

  崔明神色谦逊,但说出来的话却丝毫没有谦逊的意思。

  显然,崔明并不认同宋副部长的话。

  你们当官是为了什么?难道当了官就得什么都忍?为了这所谓的官位,自己的亲人受了委屈都能忍吗?呵呵,你们爱忍就忍吧,我堂堂地狱大判官,信奉的是快意恩仇,岂能受得了这等鸟气!

  以崔明曾在地狱中的高位而言,他压根就对宋副部长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形霸气视若无睹,或者说,他身上隐藏的气势一点儿都不比对方差。所以,在宋副部长面前,他自然不会感受到什么压力。

  宋长兴有片刻的失神,继而认真的凝视着崔明。

  好一个热血青年,官场中有多久没见过这种人了?他记得自己刚走上仕途那段岁月,也曾和现在的崔明一样,只是很快这种热血激情就消失不见了,在现有的官场体制中,热血与激情是不能长久的。

  宋长兴张张嘴,想就这个问题再些什么,却又放弃了。他不想这样影响崔明,人,在成长中难免遇到这样那样的坎坷,有些事,只有自己经历之后才能获得宝贵的经验。

  “叫你来,是想让你帮我看看,我的身体还有没有问题。”

  他把手臂伸给崔明,示意给他把把脉,对这个年轻人的医术,他是由衷的赞叹佩服。

  “好,我给宋部长看看。”

  崔明食指轻按在对方的腕脉上,将咒语凝聚成能量,输入宋长兴心脏内,仔细感受了一番,认真道:“宋部长放心,您的身体恢复得很好,已经完全康复了,您现在的心脏,和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瞧我说的,宋部长您也还年轻呢。”

  宋长兴很高兴,笑道:“哪能跟你们比啊,不年轻了。崔明,这次来杭城干什么?”

  崔明把参加考察团的事儿说了一遍。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期间,宋长兴几次问起陈燕,崔明知道他的心思,含糊着应付过去了。

  一个小时后,崔明离开了杭城大酒店。

  当天晚上同一时间,杭城市委书记郭长青放下电话,面无表情,心中却暗暗欣喜。

  秘书告诉他,宋副部长在酒店房间里接见了那个叫崔明的年轻人,而且一聊就是一个小时。由此可见,蜜桃县教育局长崔明与宋副部长确实关系非浅,这次自己出面帮助崔明的决定是极其正确的。

  同时关注宋副部长行踪的还有省委书记张明生,不过他没有像郭长青那般急切,知道宋副部长接见崔明的事是在第二天上午。

  像宋副部长虽然是副部级干部,但却是个前途无量很有能力的政治家,身为省委书记,张明生对他自然也很重视,也关注他在杭城的一举一动。

  当秘书袁立强告诉他宋副部长晚昨接见过一个叫年轻人时,他还没有太在意,只是随口问了两个字:“谁啊?”

  当听到“崔明”两个字时,张书记才有些惊讶,因为他昨天才从自己女儿口中听过这个名字。

  这个叫崔明的年轻人到底什么来路?张书记有些疑惑,想了想,对秘书道:“想办法通知这个年轻人,让他来见我。”

  张书记不是重视崔明,他看重的是崔明与宋副部长之间的关系,每个省都有自己在京城的联络处,很注重与京城各部门的关系,若是能通过崔明和宋副部长加深关系,也未尝不是一条好路子。

  袁立强赶紧应了一声,心里暗暗震惊,大老板要见一个小小的县级教育局长?这待遇也太高了吧?

  “你等等。”

  见袁秘书刚要退出办公室,张书记忽然又叫住了他。

  袁秘书停下了步子,转向看着张书记,等待他进一步的吩咐。

  张书记朝他摆摆手,道:“你不用通知了,我自己来。”

  这下子袁秘书更是惊愕得不行,这个崔明到底是谁啊?出去后他非得认真查一查不可。

  张书记拨通了女儿的电话。

  “小柔,听说你和你妈昨晚去看外公了,老人家没什么大事儿吧?”

  张若柔正开车离开了外公的别墅,道:“嗯,在金化那边车子撞了,好在没什么事儿。”

  张书记道:“那就好,你的那个同学是不是出来了?”

  “出来了,你不答应帮忙难道人家非得在里面呆一辈子不成!”

  张书记脸上露出一丝浅笑,女儿还在为昨天的事儿不舒服呢,道:“小柔,生爸爸的气了?这样吧,为了弥补爸爸的过失,今天中午请他到家里来吃饭,我以老同学父亲的身份见见他。”

  昨天没能帮到崔明让张若柔觉得很没面子,她本来想拒绝,想了想又答应了下来。崔明是官场中人,见一见父亲或许对他有好处。

  原来那个崔明是书记女儿的同学,怪不得,但是就算是女儿的同学,张书记也没必要在家里请他吃饭哪?

  袁秘书还是想不通,道:“张书记,今天中午您还有一个企业家的宴会呢,您看?”

  “通知秦副书记,让他代我去吧。”

  “是,我这就去通知。”

  袁秘书出了办公室,心里暗暗记住崔明这个年轻了。当秘书的,就得想领导之所想,有些事情,还得想在领导的前头,让领导满意。

  昨晚睡得晚,早上起来得也晚,崔明醒来时已是上午八点多钟了。

  他是被敲门声叫醒的,下了床,打开门,把一脸甜笑的林草儿迎进了房间,边走边调侃道:“丫头,不能随便进男人的房间的,这是很危险的举动。现在你已经是个富家女了,对你别有用心居心不良的人多着呢,得小心点儿。”

  林草儿咯咯笑着,一把搂住崔明的脖子,整个身子都挂在他的身上,仰脸道:“危险吗,我怎么不觉得?”

  她心里暗道:欢迎你对我居心不良!

  崔明被她突如其的动作给震住了,感受着胸前两团软肉的挤压,哑然笑道:“我弄错了,原来……危险的是我!”

  林草儿不依了,干脆如崔明所言,干起了居心不良的事儿,伸手搂住他的后脑,把崔明的脑袋往下拉,同时自己仰脸凑了上去,张开两片红红的唇瓣,一把含住他的嘴唇,用力的嘬吮起来。

  “耍流氓啊……”

  崔明惊呼声一出,就在第一时间被堵住了,再也发不出声音来,想说一句“我还没刷牙呢”都不行。